周二. 10月 20th, 2020

 

“我这次把一生的眼泪流光了!”
面对记者的镜头,张继先不停擦拭着眼角,但抑制不住的泪水湿透了纸巾。
眼前这位个头不足一米六,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医生,叫张继先,请记住这个名字!
因为最早发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并坚持上报的就是她!
或许张继先也没有想到,她在一个月前接诊的一对老人,竟是这场铺天盖地的疫情,第一对感染者。
张继先所在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是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三级医院。
这天,附近小区的一对老两口,因为发热、干咳来看病,CT片子出来后,肺部“磨玻璃样”改变,完全不同于其他肺炎。
警觉的张继先又让老两口叫来了他们的儿子,CT照射后,又是“磨玻璃样”改变。
同样是这天,又是一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来就诊,同样的发热、干咳,同样的“磨玻璃样”改变。
曾在17年前抗击“非典”一线奋战过的张继先,具备敏锐的公共事件思维,她立刻紧张起来。
“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病,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有4个病人了,这肯定有问题。”
张继先意识到情况不对,马上向医院报告。
第二天,医院立刻上报了江汉区疾控中心。
这天是2019年12月27日。
张继先和她所在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最早上报了疫情。
后来,张继先的门诊又收治了3名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
同样的症状,同样的肺部改变,这已经是第七个了。
眼看情况越来越不正常,医院直接向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
此后,张继先和医院一直坚持上报确诊病例。
后来,疾控中心来做了流行病学调查,并转走了几位华南海鲜市场的患者。
但令人没有预料到的是,疫情却一步步发展、失控,直到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
更可贵的是,在钟南山院士还没有提出新冠肺炎会“人传人”时,张继先就带领她的团队,已经做好了防护。
“那时候疫情还不便说”,所以只能自己处处小心。
在发现第一例不同寻常的肺炎后,张继先就让她的同事,戴上了N95口罩。
她还在网上订购了白色帆布工作服,命令大家都穿到白大褂里面,多一层防护。
这天是2019年12月31日。
靠着高度的职业警觉和强大的防护意识,在张继先保护下,她和她的同事没有发生一例医护人员感染,也没有病人交叉感染。
而当初坚持留在张继先这里治疗的那位病人,也已经在一月初就治愈出院。
即便如此,在采访时,张继先还是数次大哭。
她已经做了很多,她最先报告疫情,她尽最大努力保护同事,她竭尽所能挽救病人,但是面对不断肆虐的疫情,不断消失的生命,她除了心痛还有无力。
一边是不断涌进来的病人,一边是快要弹尽粮绝的防护物资。
张继先哭着说:
“病人太多了,我们的医护人员太苦了!”
就在张继先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对劲,坚持上报疫情时,眼科医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市民”,也不约而同地察觉到了这次病例的不同寻常。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
这让身为眼科医生的李文亮敏锐地嗅到了危险,出于职业习惯,他迅速在自己的同学群里发信息提醒大家: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讽刺的是,仅仅隔了一天,武汉就发布通告,称有网民在网络发布转发不实消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
李文亮就是这其中一员。
而就在武汉公安部门的消息发出来之后,很多新闻机构急哄哄征讨围剿8名“造谣者”,他们同样成为了帮凶,这些新闻,让原本很多因此产生警惕心的人,慢慢将防护心削弱下去。

现实就是如此魔幻,仅仅1个月,李文亮就从一名造谣者,变成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
李文亮在自己的微博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没有抱怨,没有惧怕,短短19个字,看似平淡,却让人看得感慨万千。
在评论区九万条鼓励和祝福里,有一条评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在谎言遍地的年代,说真话将变得弥足珍贵!”
再次回看一个月前,李文亮也没有想到一场殃及全国的疫情,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而自己警觉的提醒,最终却并没有保护自己和家人。
被训诫后,回到岗位继续工作,李文亮在接诊过程中发现了更让他紧张的现象: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家属也出现了发烧症状。
他开始怀疑病毒可能会“人传人”。
但碍于很多原因,这一次,他选择了闭口。
1月8日,李文亮接诊了一名82岁的急性闭角型青光眼患者。
因为当时患者并没有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所以李文亮在接诊过程中并没有做特殊防护。
1月10号开始,李文亮和父母相继出现咳嗽、发烧等症状,并很快因为肺部感染被隔离,成为肺炎疑似病例。
后来,随着钟南山院士明确表示“病毒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舆论风向大转。
曾经被当成“造谣者”的李文亮等8人,也被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首席科学家曾光点赞:
“这8个人是可敬的,他们是忧国忧民,有一定见解的。作为公共卫生专家,希望同他们对话,希望从他们身上学点东西。”
目前,确诊后的李文亮仍在隔离病房中积极配合治疗。
尽管疾病让他呼吸困难“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尽管全家病倒。
但是谈到将来,他仍然希望自己尽快康复,重回一线,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使命。
除了李文亮医生,另外7人里,还有刘文医生、谢琳卡医生,他们都是专业的医务工作者。
而这8名“传谣者”其实不过是分属于三个群,群名分别是: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
这三个群都是医学交流群,群成员身份也几乎都算是医疗专业人士。
肿瘤科医生谢琳卡在2019年12月30日晚上,向自己的肿瘤中心微信群内发出警示:
“各位老师好,我传染病院的师妹发在我们同门群里的消息: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谢琳卡医生目前仍奋战在抗疫一线,2月1日上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谢琳卡特意强调了当时警方联系自己的情况,她说:
“我想澄清一点的是,当时公安局的警察同志确实有跟我打电话(只是打了个电话),但是态度很客气,我当时也和警察同志说了,我是一线医生,我们单位在旁边,风险高,希望大家多小心,提高警惕。”
可即使如此,大家并没有因为“态度很客气”“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而原谅了这次“8人造谣”事件。
就在1月28日,我们终于等来了最高院关于此事件的解读,最高院是这样说的:

“事实证明,尽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所以,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很多人将最高院的回应视为正名,喜大普奔之下,平安武汉微博终于发表了对于“8位造谣者被查处”事件的回应。
通报是这样说的:

只不过,对于这份“措辞严谨”的回应,下面网友的留言依然是五味杂陈。
当张继先每天坚持上报却还是没有避免疫情席卷全国;
当李文亮进入重症监护室,每天只能在病床上祈祷早日治愈出院;
当“平安武汉”早已变成了“风暴中心武汉”,
也许,再严谨的措辞,也无法消除人们内心的疑惑和不满,因为这8个人,是被警告、罚款、拘留,还是简单的教育批评,依然改变不了当时专业医生发出预警被忽视的事实。
因为就像最高院所说的那样,如果当时这个“谣言”引起了重视,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刘文医生在昨天也终于发声,他说:如果我们不说实话,还有谁会说实话。
我想这才是我们的愤怒所在。
在此附图一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砍柴文苑


就是这个网站!只需999元!上传视频更方便,域名主机全包

详情http://cc.5208.cc/Notify/?notifyID=4007

请记住这个永久网址:https://5208.cc/8yisheng

By 5208.cc